快捷搜索:

那边徐公子还真就把人找来

“哦?老人家,你怎么有些等奇书?”
 
    送秦阳指南书的老者答:“回这位恩人,我家世代居于此地,这里常年妖兽盘踞,一来二去反养成了先人一套独特的对抗妖兽并且将之训化的方法。”
 
    秦阳点头:“原来如此。”
 
    除了驯兽指南书,其余物品秦阳选择直接炼化,也不知道后面可以生产出什么样特别的东西,反正如果炼化不出好东西,二次炼化就是了,没有办法谁让秦阳拥有的是无尽吸收呢,秦阳根本不需要担心消耗与产出不成正比的问题。
 
    才收完大家的礼物,那边徐公子还真就把人找来了,将手一指秦阳,说:“太祖师爷,就是这人。”
 
    秦阳寻声一看,差点没笑喷出来,徐公子高呼太祖师爷的,居然是任不语。
 
    他费尽心思巴结都来不及,这会他的不知道多少辈倒霉徒子徒孙,居然让他来教训秦阳?
 
    任不语一看徐公子指的人是秦阳,当时脸都气绿了:“呸,你个小兔崽子,今天我就算杀了你,别说你师傅,就算你太师傅也不敢有半句怨言,但是我留你狗命,是为了让你每日忏悔!”
 
    啪!
 
    一掌直接把徐公子拍成了残废,然后直接过来向秦阳道歉:“对不起秦院长,是我治下无方,你看这事闹的。”
 
    秦阳看了一眼,说:“这事也不能全怪你,毕竟已经不知道是您多少辈的徒子徒孙了,这都隔了多少辈的人了,顾不过来也是情理之中。”
 
    徐公子没想到连自己偶然听说,可以倚仗的太祖师爷,在秦阳面前都跟孝子贤孙似的,开始后悔不该惹这样的人,但是后悔已经晚了,他这辈子算是废了,也抬不起头来了,不只是上面的头而已,这任不语出手还真是狠啊。
 
    徐公子变成了地道的废物一个,到是很符合他平日只喜欢沾染脂粉之气的特性。
 
    出了这样的事情,任不语无颜面在逗留下去,但是离开的路上,他开始恨起了秦阳,毕竟这人目的性极强,而一但达不到目的,就会牵怒于人。
 
    “好你个秦阳,我这回算是热脸贴了你的冷屁股,要不是因为你,也不会折了徐公子,很好你秦阳既然不仁,就许我不义,你不是有个好兄弟,坐镇定远城吗,要是哪天他尊师重道的话,我将之铲除,你应该不会有怨言吧。”
 
    任不语因为此事,心中生出歹毒的想法。
 
    但是任不语不能现在就回去做这件事情,毕竟周杰曾经还是圣域不院的学生,那边定远城又离圣域学院已成了犄角之势,太浩元如果出手干预的话,还真是麻烦,那就找机会把太浩元逼走,我在行动手。
 
    任不语一路往定远城折回,就开始想起了怎么坏秦阳的事情,而任不语身上散发出来恶毒之念,正好又一次给王洛捕捉到了。
 
    王洛一看他回来的方向,应该是往回折返,马上动起了心思,先跟在后面看一看,如果真是折返回去,这如此恶毒的怨念,正好可以一用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二十四章 兵分两路
 
    王洛正要吸收任不语心中无尽的怨念,那边魔气意志阻止了他:“慢些,此人可为我所用,如此强大的怨念,只是吸收,岂不可惜?”
 
    “可是,主人……”
 
    王洛对于任不语这样的强者身上所发的怨念,由以往外有着极强的渴望,就算不为魔气所控,完全魔化,那邪门的《化尸大/法》也早让他入了魔道。
 
    “可是什么,我的话你也不听?”
 
    “王洛不敢,但请主人吩咐。”
 
    王洛不敢反对魔气的意志,因为一旦这道魔气离体,王洛只有死路一条。
 
    魔气意志下令,说:“如此强大怨念,你需加以引导,为我所用,腐败总是从敌人内部开始的,他作为周杰的师傅,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