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也是他们太过狡猾,此事还是通知一下秦阳的

诸葛青山鼻子一歪:“你什么意思,这两个老家伙我也打不过啊。”
 
    但是哪想到王洛后面一脚把诸葛青山踢了过来,让诸葛青山在两人面前现形。
 
    “看来我诸葛青山,只用一战了。”诸葛青山暴吼一声,开始应战。
 
    虽然诸葛青山后面被击退,但是黑白二圣却已经捕捉不到王洛的影子。
 
    黑白二圣,只好折回,因为这会儿任不语却了何处,他们也是摸不清方向。
 
    二圣心中气愤不已,凭他们这样的身份,居然让最后一个目标都没捞到,黑圣的鼻子一歪:“真是诲气。”
 
    白圣说:“算了吧,也是他们太过狡猾,此事还是通知一下秦阳的好。”
 
    无奈之下的两人,只能折了回去前面去找秦阳。
 
    这会儿秦阳他们三人,已经快接近秘境了。
 
    听了两人汇报,秦阳对于任不语突然回去的事,也是奇怪,但是剑奴却说:“老大,这有啥奇怪的,要是换成我是他,他的什么徒子徒孙出了这样的事情,我也没脸在呆下去了。”
 
    二圣前面因为只在暗中,对于这边发生情况不知,听剑奴后面说完情况,黑圣说:“原来这样啊,也确实那个任不语,有时候是挺面皮薄的。”
 
    但是黑白二圣有时候说话大喘气,而且兄弟两个说话,从来都是你一言我一语的,说完这事才跟秦阳提后来如何遇到王洛,半路又让自称诸葛青山的人给拦了一下。
 
    秦阳听完,脸露惊色:“怎么,王洛出现在此地,阴魂不散啊。”
 
    而剑奴听到诸葛青山二字,马上想到了妹妹剑兰,追问:“既然看到诸葛青山,那可有见到我妹妹剑兰?”
 
    “剑兰?不认识啊。”
 
    黑白二圣,前面一直只顾着追申屠飞捷,后来又给引去了天炎城,对于剑兰的事情哪里知道。要不是诸葛青山战斗中自报家门,这二人连诸葛青山也不识得,更遑论剑兰了。
 
    毕竟黑白二圣身份如此之高,怎么会关心这些后生晚辈的事情。如果不是因为秦阳身上位面之子的气运吸引,这二人估计还在当逍遥的隐者。
 
    直到这时,二人才知道王室发生的事情。
 
    但是二人一在说没有遇到剑兰,让剑奴有些失落起来,在那里说:“那小妹她现在何处,现在何处?”
 
    看到剑奴如此模样,秦阳过来安慰说:“我答应过你,如果遇到剑兰,定要将她恢复,现在二圣没有发现剑兰,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好事。”
 
    黑圣点头:“确实如此。”
 
    白圣跟着附和:“说得没错,少了那二人从中作梗。”
 
    剑奴闻之大喜起来:“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。”
 
    秦阳当即决定,兵分两路。
 
    有些事情,只能分头去做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二十五章 萧天炎又来了
 
    秦阳做了决定,马上时行了交代。
 
    前面荒古秘境的事情可以放一放,但是抓到王洛和诸葛青山,跟寻找剑兰这事不能等。
 
    秦阳、剑奴、青莲三人,寻找剑兰,黑白二圣因为可以克制王洛的地行之术,由他二人去寻王洛和诸葛青山。
 
    随着队伍出发,后面一众绝世强者,想来想去,追随秦阳寻人这种事情,是慢功不说,而且有些费力不讨好。
 
    “哈哈,到是不能便宜了二圣啊。”
 
    一人有这样的想法,那么后面必然跟随者众,孙不二、白乐天等人,全都跟着黑白二圣后面,加入到抓王洛和诸葛青山的行列。
 
    毕竟这二人已经确定就在此方圆内,要是能击杀了秦阳的头号宿敌王洛,简直就是大功一件。
 
    这下王洛和诸葛青山倒霉了,只能不断地跑跑跑。
 
    而后面以黑白二圣为首,一众绝世强者,自然是绝不放过的追追追究。
 
    秦阳离开,那些绝世强者也离开。可是乐坏了一人。
 
    这会儿的萧天炎已经到了荒古秘境,虽然萧贵还没有除去,但是他已经找到一个可以后面借机除掉萧贵的办法,因为申屠飞捷此时已经谋取了霸天城,进而直接威胁到了天炎城。
 
    “萧护法,现在你不该去探下虚实么?”
 
    萧天炎毕竟有代为行使城主的权利,而且事关天炎城的存亡,萧贵不得不从。
 
    兵不血刃谋到霸天城的申屠飞捷,听说天炎城的萧贵正在打探虚实,眼珠一转:“早就听闻天炎城的萧贵,乃是城主萧道衍最为倚重的人,如果查证消息属实,绊住此人的话……”
 
    申屠飞捷的消息当然来自于萧天炎的故意走漏,不然以萧贵的谨慎,怎么快人一出城,那边申屠飞捷就得到消息,萧天炎本来就没打算让萧贵活着回来。
 
    在萧贵一走之后,放出消息的同时,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