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秦阳没想到这徐公子虽说有些脂粉

秦阳没想到这徐公子虽说有些脂粉

剑奴如此逗逼的话,自是引得一堂哄笑,听到笑声,徐公子一巴掌呼向了就近一人: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笑本公子? 本来大家笑,就是因为剑奴的一句,是不是东西,结果徐公子还在往...

果然店如其名,这家客栈修于一片枫林掩映当中

果然店如其名,这家客栈修于一片枫林掩映当中

这下秦阳明白了,一定是自己身上位面之子的属性,只有被位面之子杀死,才能让这些怪物灵魂得到净化,应该是这样没差了。 但是秦阳可不想站在空中,举着剑等怪物扑过来。 迅速...

才飞了没一会,跟着剑奴头顶焦糊地回来了

才飞了没一会,跟着剑奴头顶焦糊地回来了

很早,我草,那咱们还不快点。 秦阳真是少见剑奴这么积极的时候,看来他真是跟那红衣女子对上眼了。 看到剑奴这个样子,青莲扮个鬼脸,说:好啦,走啦。 出了天风客栈,没行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