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才飞了没一会,跟着剑奴头顶焦糊地回来了

 
    “很早,我草,那咱们还不快点。”
 
    秦阳真是少见剑奴这么积极的时候,看来他真是跟那红衣女子对上眼了。
 
    看到剑奴这个样子,青莲扮个鬼脸,说:“好啦,走啦。”
 
    出了天风客栈,没行几步路,几人看到前面一块牌子,前方空中有近日有喷火翼龙出没,不宜飞行,请过往客人,沿此处绕行。
 
    剑奴看完牌嗤之以鼻:“切,这肯定是前面客栈老板玩出的花样,还喷火的翼龙,都没说过有这种怪物,亏他们想得出来,我就不信了。”
 
    剑奴不信邪,直接祭出破天剑,控剑就朝前面抢先飞走。
 
    才飞了没一会,跟着剑奴头顶焦糊地回来了:“我草,还真怪物会喷火,而且会飞。咱们还是走山路吧。”
 
    青莲听完,说:“有怪不杀哪是我的风格,喷火的翼龙是么,我去会会它们。”
 
    会喷火的怪物,不足为奇,但是还能飞,秦阳以前也没听过还有此特怪物,好奇之下,秦阳也打算前面看看,急得剑奴直跳脚:“你们等我一下啊,等等我。”
 
    后面剑奴二次控剑,开始追秦阳他们。
 
    就在前面剑奴才飞出不远的地方,两只空中盘桓的翼龙拦住去路。
 
    青莲空中一指:“剑奴刚才就是这两只怪物伤的你?你等着我青莲这就给你报仇。臭怪物,去死吧。”
 
    青莲直接朝翼龙飞了过去。
 
    但是下一少青莲跟着被迫了回来:“这是什么火,这么厉害?”
 
    看到青莲的样子,剑奴大笑:“还说给我报仇呢,你也没强多少,看来这怪物还得老大对付才行。”
 
    秦阳也没想到还有此等厉害的怪物,马上飞了过去,随着秦阳飞过去之后,下一刻发生的事情,让两人大跌眼镜,剑奴大叫:“不是吧,这两只怪物好像主动给老大杀死啊。”
 
    青莲也是吃惊起来:“这啥情况,还有主动送死的,难道他们也跟我一样,是因为……”
 
    青莲马上想到一个事实,就是秦阳身上的属性,可以净化某种气息,就如同当初她身上的魔气,那么这些怪物又因何主动求死?
 
    秦阳这会儿也是没有回过神来,手中的雷鸣剑还没有来得及入鞘,又一只翼龙,主动朝他的剑上撞去,跟着眼神当中分明看到的只有解脱,也没有一丝的怨恨。
 
    这下秦阳明白了,一定是自己身上位面之子的属性,只有被位面之子杀死,才能让这些怪物灵魂得到净化,应该是这样没差了。
 
    但是秦阳可不想站在空中,举着剑等怪物扑过来。
 
    迅速地把剑收回,跟着回到原处,说:“看来还是走路比较好一些。”
 
    青莲有些似懂非懂,而剑奴根本不知道情况,一路上这个磨叽,翻来覆去就是这点破事,可是把秦阳烦坏了,秦阳说:“我发现你怎么比烦人的任不语话还多?”
 
    剑奴听到这儿马上闭嘴了:“我可不想跟那人划一个等号,我不问就是。”
 
    看得出来剑奴是真烦那个任不语。
 
    虽会步行没在遇到凶兽,但是几人不得已,只能前面的一家叫枫林小筑的客栈住下。
 
    果然店如其名,这家客栈修于一片枫林掩映当中。
 
    只是这店名如果不是因为外面写了提示,本店提供餐饮住宿等一条龙服务,让人真想不到这是一家餐饮加客栈。
 
    到了里面,当然还是喜闻乐见的,任不语提前给他们预定的房间不说,还让小二准备上好的酒菜备着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