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秦阳没想到这徐公子虽说有些脂粉

剑奴如此逗逼的话,自是引得一堂哄笑,听到笑声,徐公子一巴掌呼向了就近一人: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笑本公子?”
 
    本来大家笑,就是因为剑奴的一句,是不是东西,结果徐公子还在往套子里面钻,骂别人不是东西,闻声过来围观的人,笑声更大起来。
 
    徐公子有些下不来台,马上说:“看什么看,在看弄瞎你们眼珠子。”
 
    徐公子这么说的,但是谁想到他真就这么做了。
 
    折扇一晃之下,一道白光闪现,跟着所有围观的人,只感觉眼前受到非常强烈的光照,全都在地上叫起眼睛痛。
 
    秦阳没想到这徐公子虽说有些脂粉气,却也看起来文质彬彬的,结果出手如此歹毒,直接欺到近前。
 
    贴身靠!
 
    贴身之下,徐公子就算折扇内有无数歹毒的方法,但是根本没有机会,被秦阳玩得团团转。
 
    “你老用一招什么意思,还是这么不要脸的小孩子招式。”
 
    如同秦阳手中玩物一般的徐公子,在那里没有还手之力,但是嘴上并不老实,一直寻找机会,想要把折扇打开,好释放他下三烂的攻击。
 
    秦阳轻哼:“对付你还用得着别的招式吗?”
 
    “你,你不要脸?怎么还用一招啊。”
 
    徐公子无法脱身,如同被吸住一般,整个就如粘在秦阳身上练习颠球的玩具般。
 
    一会用肘,一会用腿,把徐公子给折腾得七萦八素,而围观的人纷纷传来叫好之声。
 
    “真是丢人哦,连小孩子打架的招术,都给玩得团团转。”
 
    “就是呢,这也配上圣子榜?看来这届隔壁老王也可以了吧。”
 
    嚣张得徐公子简直无地自容,但就是无法摆脱秦阳的控制,依旧魔性地重复:“你怎么老用一招哇,有本事你换一招。”
 
    秦阳哼了一声:“换招?我怕你受不起!那么,我换招了啊。”
 
    搬山手!
 
    秦阳说到做到,果然换了一招,但是这招同样还是常人看来小孩子打架的招式,虽然名字好听,但是小孩子打架的招式,就是小孩子打架的招式,这点不用怀疑。
 
    “你大爷的,不带这么欺负人的。”
 
    被秦阳一掌推出院外的徐公子大骂起来,但是话音才落,他的一只耳朵已经被剑奴一道剑气直接斩落。
 
    “滚!你这个独耳龙!在敢来的话,另一只耳朵也给你砍掉。”
 
    强忍着疼的徐公子,捡起折扇,叫喊着:“你们有本事别跑,别跑啊,我喊人去,等着。”
 
    天底下还有这样的白痴,真不知道这样的人,怎么上的圣子榜排名,估计也是那届实在缺名额,勉强让他上了一个垫底的存在。
 
    击退徐公子后,秦阳开始从炼化系统中取出上好的药品,帮刚才受到伤害的众人恢复。
 
    秦阳出手,必非凡品。
 
    位面之子的气运也是牛逼,秦阳出手之下,这些人马上得到恢复,一个个全都如同见到了活菩萨一般,纷纷表示感谢。
 
    各种礼物开始接应不瑕起来,而其中一样东西,秦阳感觉非常有用,就是《驯兽指南书》
 
    “哦?老人家,你怎么有些等奇书?”
 
    送秦阳指南书的老者答:“回这位恩人,我家世代居于此地,这里常年妖兽盘踞,一来二去反养成了先人一套独特的对抗妖兽并且将之训化的方法。”
 
    秦阳点头:“原来如此。”
 
    除了驯兽指南书,其余物品秦阳选择直接炼化,也不知道后面可以生产出什么样特别的东西,反正如果炼化不出好东西,二次炼化就是了,没有办法谁让秦阳拥有的是无尽吸收呢,秦阳根本不需要担心消耗与产出不成正比的问题。
 
    才收完大家的礼物,那边徐公子还真就把人找来了,将手一指秦阳,说:“太祖师爷,就是这人。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